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育儿篇 > 疫情“心病”怎么治 多位心理学家支招

疫情“心病”怎么治 多位心理学家支招

作者:武汉好时达助孕时间:2020-02-07 14:33:23热度:79248
连日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成了全网热议的话题,在铺天盖地疫情信息的“轰炸”下,有的人开始出现不同程度的紧张、焦虑、恐惧、失眠、抑郁等心理问题,影响情绪,

  连日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成了全网热议的话题,在铺天盖地疫情信息的“轰炸”下,有的人开始出现不同程度的紧张、焦虑、恐惧、失眠、抑郁等心理问题,影响情绪,进而影响人的免疫力。因此,疫情“心病”的问题备受关注。

  在抗击疫情的同时,这种“心病”要怎么治?中国科协调研宣传部、中国科协科学技术传播中心、中国心理学会今天联合组织线上采访,多位心理学家对疫情“心病”进行解读并开出“药方”。

  焦虑担忧是正常反应,但有些反应则要注意

  “首先要说,大多数(新冠肺炎)患者情绪可控。”中国心理学会临床心理学注册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大学副教授钟杰在接受采访时说,目前重症患者没有能力与机会拨打热线接受咨询,主要矛盾是抢救生命。轻症患者一般由医院的医务工作者负责心理干预,主要是焦虑恐惧和抑郁,家属有一些存在焦虑、恐惧(多数被隔离)、烦躁,有部分有愤怒情绪。

  随着疫情形势的发展,不少人也表现出焦虑、担忧甚至恐慌的情绪。钟杰说,这些是正常的反应,与非典期间一样,大多数人第一周对医学问题非常关心,担心、恐惧被感染,焦躁不安查询各种信息。不过,第一周过后,一般开始缓解。

  中国心理学会心理咨询师工作委员会委员、南京医科大学教授、南京医科大学附属逸夫医院临床心理科主任郑爱明说,疫情对公众产生的心理影响一般表现为恐慌、焦虑、抑郁以及心理导致行为异常表现等。

  以焦虑为例,他表示,主要表现为紧张和担忧,有的人感觉忐忑不安、心神不宁,导致饭吃不香、觉睡不好,不断关注疫情新闻,担心未来会有一天自己和家人会被“肺炎”感染,情绪变得不稳定,容易发脾气,怨天尤人,甚至出现血压升高、心跳加快、出汗、口干等神经功能紊乱的表现,“这些现象相对来说发生率最高”。

  有的人则表现为行为异常——行为过度或不足。郑爱明告诉记者,有的人为了预防“肺炎”的严重后果,不断关注手机,不断刷屏,害怕错过任何一个“肺炎”消息,哪怕吃饭和睡觉时也不放弃;反复洗手,哪怕手洗破了;不敢出门,即便家里食物短缺。在家里,不敢讲话,也不希望家人讲话,担心飞沫传播“肺炎”,为此感到痛苦。

  那么,公众如何判断自己是否需要心理干预?

  钟杰说,疫情期间,少数因过去存在基础心理疾患或问题被此次事件加剧,可能出现比较严重的焦虑症状、兴奋性过度、或睡眠问题——失眠、早醒、噩梦等,因烦躁而与亲朋的关系出现冲突,“如果因此严重干扰正常的人际交流和生活并带来‘痛苦感’——这十分重要,此时需要寻求精神科和其他心理健康服务专业人员的帮助。”

  心病还需心药医,关注疫情“定时”而非“时时”

  钟杰开出的一个“药方”是,重新评价目前的生活状态。他说,人们在疫情期间面临隔离居家的生活,可以考虑一下如何有效利用这段特殊的时间,利用这个“机会”做一些有意义的思考,做一些以前想做但没时间去做的事情。

  中国心理学会心理咨询师工作委员会副主任、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临床心理科主任姜长青和该院临床心理中心心理治疗师王鹏翀则从合理关注疫情入手,建议“定时”而非“时时”关注疫情。

  在他们看来,如果注意力一直在手机、电视不断推送的信息上,情绪就会随着信息起伏波动,即使有了暂时的“掌控感”,代价却是“心累”和正常生活节奏的紊乱。

  “我们可以设定‘信息闹钟’,在一天的时间中,每隔半天,用5分钟来关注疫情信息,其他时间安排运动、工作、家务或者休闲娱乐等日常活动,在掌握疫情的同时,获得正常的休息和愉悦情绪。”姜长青说,在必要防护的情况下,丰富且规律的生活能让人们的“心理免疫力”增强,更有力量和信心面对不断变化且未知的风险。

  此外,允许并接纳消极情绪在专家看来也很重要。姜长青和王鹏翀都认为,担忧、恐惧及焦虑是面对威胁时最常出现的情绪反应。疫情当前,任何人都可能出现紧张焦虑不安的情况。“要理解和接纳自己这样的状态,告诉自己这是面对不正常情境的正常的情绪反应,要允许它们存在;也要理解这种消极情绪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但程度会逐渐减轻的。”王鹏翀说,其实,适度的担忧、恐惧及焦虑可以提高我们的警觉水平,提高人们的适应和应对能力,是一种保护性反应。

  他们还建议,要“隔空”保持社会联系,彼此给予支持,维持稳定健康的生活方式,学会用认知来缓解消极情绪等。

  “面对新型冠状病毒出现的消极情绪,要具体化,比如,关注自己脑内出现的想法,是否存在我们夸大了感染病毒的风险,或者是夸大了该种疾病的严重后果,如病死率、后遗症等。”王鹏翀说,“实际上我们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几率有多大呢?即使感染,大多数也是轻中度患者,那我们怎么看待这件事?多问自己这样的问题。”

  本报北京2月2日电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邱晨辉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黄钰涵】